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19团吴津生的博客

黑龙江生产建设兵团三师十九团

 
 
 

日志

 
 

寻访留场北京知青――崔立志  

2011-07-19 18:24:54|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寻访留场北京知青――崔立志

汪佩珠

       当我们听说崔立志还在长林岛30连时,我和徐桂国决定去看他。

        那应该是一个风和日丽的早晨,我和徐桂国来到长林岛,到处打听崔立志,有人说在营部打更,有人说已去团部敬老院,真是众说纷纭,难辨真伪,最后,才在一个知情人的口中得到崔立志的确实情况――他还在30连。

        我们中午以后到的30连,当我们踏上30连的地界,映入眼帘的是一片凄凉景象,房屋东倒西歪,路上没有一个行人,用一片废墟,一座空城形容决不为过。为推进小城镇建设,30连已经进行了整体拆迁。我的心里直嘀咕,崔立志能在这荒无人烟的地方吗?当车行到村子的尽头时,依稀看到渺渺几家院落有人住的痕迹。我们的车被围墙缺口中的一根横木挡住去路,陪同的人说:到了。我们下车探头往里张望,原来是废弃的工地,工地中还种了不少蔬菜之类的植物,崔立志能住在这里吗?我有点儿诧异,也许陪同人员看出我的表情说:“这是30连的仓库,崔立志就在这里。”“那不是崔立志吗!”,我们顺着他手指的方向看去,在一个角落,蹲着一个穿黑大褂的老人。我们边走边叫“崔立志”,他也好像听到我们的叫声,缓慢的转过身来,看到有人来,他马上脱掉黑大褂,露出他认为是比较体面的中山装,向我们快步走来。我呆了,站在我面前的是一个又黑又瘦,满脖子像涂了一层锅底黑灰,衣衫褴褛的老人。他见到我们异常高兴,当告诉他,我是舟山知青,徐桂国是上海知青时,他马上就叫出我们俩的名字,就此打开了话匣子,滔滔不绝的一口气说出了所有(男,女)上海知青和舟山知青的名字以及当时在北大荒的一些琐事,我被他惊人的记忆力所折服,我们就这样站着和他聊天,问及他30连已拆迁,为何不离开时,他说,怕回黑龙江的知青找不到他,当我们离开时,他再三叮咛:“告诉知青朋友们,我代表所有的知青留守在这块土地上,如果有机会来长林岛,就到30连来,我永远不会离开30连,你们永远能在30连找到我。”我听后有点儿心酸。当车启动的刹那,他举起右手,站在车头的中间向我们敬礼,口中大声喊道:“我代表全体北京知青向你们致敬。”

       我透过车窗看到一个孤独无依,又黑又瘦小,两鬓已露花白头发的老人身影站在空旷的田野中,显得如此无力和渺小,我的眼泪不禁夺眶而出,泣不成声。到此时,我才明白,为什么人人都说他得了精神病,其实他没有病,他只是怀念知青们,把他自己困在了知青们那个战天斗地绣地球的特殊年代而走不出来。

         知青朋友们,黑土地的兄弟姐妹们,为崔立志能有一个安祥的、快乐的晚年做点儿事吧!如果谁有机会去597长林岛,看看他,并劝说他离开30连,告诉他,他不管走到哪儿,知青们都会去看他,知青是不会忘记他的。

  评论这张
 
阅读(272)| 评论(1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