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19团吴津生的博客

黑龙江生产建设兵团三师十九团

 
 
 

日志

 
 

十九团三连知青回访团回访第二故乡五九七纪实  

2011-08-12 19:33:37|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十九团三连知青回访团回访第二故乡五九七纪实

杨 凤

       在广袤的东北三江平原上,有一颗璀璨的明珠,它就是曾经令我们魂牵梦绕的五九七农场,是我们在青年时代挥洒热血与汗水的三师十九团,是我们阔别了三十多年的第二故乡。为了回首这块曾经养育了我们的黑土地,为了探望那里的父老乡亲,三十多年来我们难以释怀。经过一年多的酝酿,经过一个多月的筹备,2011年7月29日至8月4日,我们原黑龙江生产建设兵团十九团三连战士及随行摄像摄影工作人员共计三十名成员:19-3回访团终于成行,了却了我们将近半生的心愿。

      夏季集体乘火车去佳木斯,确是一票难求,但天遂人愿,我们的兵团战友通过铁道部领导、通过哈尔滨铁路局局长亲手签批的带密码的提票批条使我们解决了成行之前最后一个大难题,预示着我们此行得道多助,将一帆风顺。

        原农场三连赵福连长已是八旬老人,特地赶到佳木斯火车站来给我们接站。听说佳木斯有个知青广场,我们特地增加了行程内容,先去松花江畔的知青广场游览。当我们置身于广场之中时,比在天安门广场还要激动,知青这个历史已载入祖国的史册,在这个边陲小城,为一代人竖立了不可磨灭的丰碑。当我们这些即将步入花甲的知青站在广阔天地大有作为的纪念碑下高呼建设边疆保卫边疆的口号时,我们的眼眶湿润了。

        来自五九七农场的专车载着我们驶向农场场部,路已平坦很多,柏油路替代了原有的山路沙石路,爬上一个熟悉的高坡,下面就该是我们当年的团部了。到了!到了!!大家兴奋地喊了起来。一幕现代小城镇的影像印入我们的眼帘:规划有序的公路布局;整齐现代的楼群;正在建设中的一座座塔吊以及路两侧的一望无际的果林;使人犹如进入了陶渊明笔下怡然自乐的画卷。

        虽然是周六的下午,我们居住的宾馆门前还是聚集了前来欢迎的人群:这里有陌生的,也有似曾相识的:有农场办公室主任陈军、有空三军的转业官兵,五九七原电视台台长李连生、一分场武场长和张书记、第三作业站齐站长和袁书记、原三连的老人:原曾和我们知青同住集体宿舍的技术员王大中、当年的帅哥现农场干部李永奎、王炳堂夫妇、郑胜堂、王守睦、吴书全、拖拉机手孟兆国、赵指导员的儿子贵龙,五九七农场企业家王氏家族的老三老四兄弟等等,他们已在这里恭候多时。我们身着印有此行活动LOGO的统一的回访团文化衫,在签名卷上签下自己的名字,准备带给三连的父老乡亲留作纪念。与欢迎的人群我们一起来到了离宾馆不远的农场场部门前合影,大家欢呼跳跃着:“我们回来啦!”此时,一辆吉普车在场部广场前戛然而止,车上下来一对老人,杜作平!人群中有人认了出来。当年的机务排排长,虽然已年过七旬,仍然风度翩翩,英气犹存。他们是听说三连的知青回来了,特地让儿子开车从建三江赶来。问候,寒暄,笑声,歌声笼罩了随后举行的第一天的聚餐。

        第二天早七点,去往三连的大轿子车停在宾馆门前,随即而来的是一些自发的个人车辆也加入了送我们去三连的车队行列。我坐在由武场长亲驾的私家车上开道,浩浩荡荡的车队像办喜事一样热闹非凡。在一分场,我们与赶来的小哈知青相聚,一些走的晚的北京上海知青与他们拥抱在一起,虽然我们很多人因返京早,与他们不曾相识,但一听说是三连知青也分外亲切,必竟是同一战壕的战友。

      车队来到第三作业站小广场,眼前的一幕令我们泪湿衣衫。我们的车刚一露头,鞭炮噼哩啪啦地响起来了,锣鼓敲起来了,欢迎的人群扭起了秧歌……看着这些似曾相识又有些陌生的面孔,我们深深地被感染了,父老乡亲没有忘记我们,欢迎回家的话语似一股股暖流泌人心脾。我们加入了跳秧歌的行列,送上了我们从北京捎来的礼品:二锅头、稻香村的京八件、我们印制的带有十九团三连标记的文化衫……相认,拥抱,四十年的情怀得以释然。场长、站长、乡亲们为我们切开西瓜、香瓜,送到我们手上,我们也把从北京带来的糖果送到乡亲们的嘴里……我们找到了回家的感觉。

         接下来,我们来到曾经居住过的宿舍、用餐的食堂、路边的水井,小学校的操场,猪号旁的老式拖拉机——东方红54,找寻当年的影子。这里很多已是面目全非,老农机具已成为文物。听说一两年内,这里就要拆迁了,叫并站,那时历史上的三连将不复存在,我们暗自庆幸回来的还不算太晚。让我们为之一震的是这里的现代化大农垦,上百万的进口拖拉机、播种机,日作业几百晌地的康麦因,机械化取代了繁重的小镰刀、锄把子,想想我们当年浩浩荡荡齐开镰,杀向麦收第一线的景像已不复存在了。当我们一齐蹬上比坦克还要威武的拖拉机时,那种为家乡人民现代大农垦的自豪感油然而生。随后,我们去了五九车的经济作物,我们没有见过的万寿菊。一眼望不到边的万寿菊,这里像花的海洋,非常漂亮,我们争先恐后地在这里留下照片。但它的价值还不只是观赏,更重要的是这是出口的一种药材,农场靠万寿菊赚取处汇,是五九七的经济支柱型作物。

        中午,五九七农场王氏家族企业的老三老四宴请了我们,老四的一番话,再次使我们感动不已。他说,他们与知青的情感缘自母亲那代人。那时,他们兄弟五个,非常穷,常常吃不饱,知青们拿了馒头送给他们吃,母亲常做一些好吃的,不让他们兄弟们吃,说是留给知青的。现在他们兄弟几人都成了企业家,但与知青的情感始终没有变,“知青就是我们的亲人”老三老四如是说。第二天,我们参观了老四的牛场。那是一个超现代化的养牛基地,是黑龙江省第二,农垦总局第一规模的牛场。我们参观后感到:凭着这里的现代化管理,凭着这里优越的自然环境,一定是最优质的牛肉生产基地。

       午饭后,杨乐芝连长赶来参加了我们的行列。杨乐芝是个山东汉子,今年已78高龄,但看上去还是很硬朗,当时我们刚去时,他是主力二排的排长,也就是我们很多知青呆过的农工男排。我们去了大孤山,看我们曾经洒下汗水的稻田。同时去后山为长眠在这里的两个知青扫了墓。为了我们这一愿望,三连的父老乡亲提前上山给我们开了道,并找到墓地培了土,给我们带了铁锨、烧纸等,赔我们上山,真的是给他们添麻烦了。如两位知青在天有灵的话,她们可以安息了。

         第三天,我们去长林岛游览。长林岛湿地现在是国家级自然保护区,而那里的水稻侧更是有着得天独厚的优势。一路上,农场办公室常主任津津乐道地给我们讲述着农场的现代化,可以看得出,这是一个年轻有为的农场秀才,通过他的讲解,美丽富饶的五九七更是在我们心里扎下了根。四分场的场长在水稻试验田示范区接待了我们,如今,我们五九七农作物已经是以水稻玉米为主营了,看到插有各种标记的试验田,我们仿佛闻到了东北大米的饭香。

     路上,下起了雨,随行的人们告诉我们,这里今年夏天比较旱,一直盼着下雨,你们回访团多数人不是属龙就是属小龙,是你们把雨给带来了。虽然雨给我们观赏湿地带来了些遗憾,但如真是我们解了旱情,那何乐而不为呢?湿地还是很壮观,我们刚到不久,雨住了,我们蹬上了瞭望塔,看着一望无际的湿地,美不胜收,心旷神怡。忽然想起,当年我们也曾来过长林岛,那是因为雨水太大把麦子泡了,我们各连派主力来长林岛支援,水中捞麦,那时看湿地(那时叫水泡子)怎么没这么美呢?真是时过境迁呀!

       下午,我们又去了有寒疆果都之称的果园。汽车蜿蜒直上,两侧果木成林,我们来到了山顶的望园,这里犹如一个景点,我忽然感慨,这是多么好的旅游资源啊,哪里能有五万亩这样的大果林呢?蹬上望园的角楼,凭栏远眺,壮观秀美,尽收眼底。养生、写真、摄影、采摘……,一切是那么地原生态,没有旅游景点的商业气息,丝毫没有被污染的痕迹,这是我们此行的另一大收获,这是去的了国外游的旅客所享受不到的,我想也许不久的将来,这里真的能够成为一个旅游胜地。在临走的时候,我们遇到了果园作业站的杨站长,攀谈起来,才知道他是杨乐芝的五儿子。我们三连的老围子人的后代都是很出息的啊。

          晚上,农场为我们举行了题为:故乡欢迎您,知青战友的招待会。红兴隆王贵局长委托晁副局长前来欢迎;农场党委书记董向葵致以热情洋溢的讲话;三连老职工代表王大中也表达了他对知青的情感。他们的讲话与几天来所遇到的每一个农场人对知青的评价都是一样的,都说是农场有今天与当年知青下乡有着密不可分的关系,他们感谢知青对农场所做的贡献,每每听到这些,我们都自愧不如,又深感欣慰,北大荒人民没有忘记我们这些当年乳臭未干的孩子们。

         第四天晚上,我们知青举行了以三连父老乡亲为主的答谢招待会,共聚一堂,说不完的贴心话,道不完的思乡情,七十三岁的王大中还动情地唱起了“何日君再来”流行歌曲……,“我不想说再见”成为回访团与父老乡亲的共同心声。

  评论这张
 
阅读(227)| 评论(8)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