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19团吴津生的博客

黑龙江生产建设兵团三师十九团

 
 
 

日志

 
 

种“大烟”  

2013-08-27 20:43:5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永远的兄弟姐妹——五九七农场(19团)知青回忆录》编辑过程中,由于收稿太多,我们定的原则是一人一篇收到书中(特别是对北京地区的人严格执行)。这样,编辑部手中就有一批不能收录到书里稿子,我们将陆续发表在博客里或刊登到“597往事”杂志里。希望大家关注。


种“大烟”

 王秀英

“大烟”作为毒品被人们深恶痛绝,但作为治病救人的良药,它又是不可或缺的。因此,国家根据需要每年都要种植一些,种植的地点是经过选择的,当然更要严格控制、严加防范。七十年代初,我所在的连队接到了此项任务,因此我便有了四年种植、收割“大烟”的经历。

为什么选择我们连?现在想来可能是因为那是个“老围子”(围子即村庄),当地人有种大烟的历史,有这方面经验;另外,它的地理位置也比较特殊,背靠一座小山,当地人管这座小山叫“三道山”,而东、南、西三面被完达山山脉包围着。“三道山”虽小,但它的东山坡非常开阔,土质也很好,知青食堂的菜地以及连队的瓜地、果园都在此,那时知青们可没少在那儿干偷瓜摘果的事。当时连里决定就在东山坡种植,任务交给了我们科研班。

一、初尝美味“大烟籽”

科研班的班长姓袁,是50年代从山东来到北大荒的支边青年。当时有40多岁,很有种地经验,做事极认真,几乎有些刻板。

开春了,平整好山坡地,袁班长领着我们6个知青从仓库领来一麻包大烟籽。我打开一看,大小、形状和芝麻差不多,“也应该很香吧”!正想着,不知是谁已抓了一把塞进嘴里:“啊,真香!”一听这话,赶紧下手吧,我们6个人你一把我一把围着这包大烟籽不动地方了,边吃还边赞叹:“比芝麻香多啦!” 那时也顾不得讲什么卫生,更不懂什么吃了对身体好不好,食堂每天不是土豆煮萝卜就是萝卜熬土豆的,已经吃了一个冬天,都馋极啦!班长在旁边一看,这还了得!这是上头按照种植面积拨来的,你们这样大吃,还拿什么种呀!他在旁边拉了这个拽那个,谁也没工夫理会他了,等到我们吃得差不多了才罢手。当然,6 个人吃掉的是有限的,那年上面拨的大烟籽足够种植。

到了第二年,还没开春呢,我们就跑到连长那儿打听:“是不是还让咱们连种大烟?”得到肯定的答复后,就天天盼着天快暖和吧。终于,大地化冻了,又到了播种时节,大家赶着辆牛车,兴高采烈的跑到库房领出一包大烟籽。“哎,什么味?”打开一看,大烟籽被拌上了六六六粉,赶紧找保管员问个究竟,他说这是连长的旨意,是为了防止被地里的老鼠吃掉。唉……不知是防老鼠还是防人?

二、种大烟

种大烟其实很简单,两人一组,一人在前用锄头刨个坑,后面的人往里撒几粒种子,再用脚把土回填上。北大荒土地肥沃,种上后基本就不用管了,只等出苗后,把多余的苗除去,一个坑只留一棵,这叫“间苗”。几场雨过后,小苗窜到齐腰高,开出艳丽的花朵,随着花朵的凋谢,长出了灰绿色、椭圆形的果实,我们叫它“大烟桃”,长到有半个拳头大小时,便可开刀割大烟了,记得和麦收时间差不多前后吧。

三、割“大烟”

比起其它农活来,割大烟更是个技术活,手劲、手法都要拿捏得恰到好处。大烟桃的壳很薄,所谓割大烟就是把烟桃的表皮割开道口子,让烟浆渗出来,有经验的高手,一个大烟桃可以割上十几刀,也就是能出十几次浆汁,如果是新手,要么一刀下去把壳割透了,烟浆渗进里面不说,这个大烟桃便报废,再也不出浆了;要么用力小,表面没被划破,浆汁渗不出来。而出浆最多的时间就那么几天,大烟桃长老了,干枯了,也就没有烟浆了。

割大烟用的刀非常小巧,是用那种窄窄的钢锯锯条做的,一头呈45度角,打磨得很锋利。

割的时候,还是两人一组,前边的人用刀轻轻把大烟桃的表皮划开,后面的人一只手的食指上挂着个小铁桶,另一只手的食指抹渗出的烟浆,然后刮到小桶里,要与前面的人隔开七、八棵远。离得近了,浆汁还没渗出来;离得远了,淌下来流到地上,就“白瞎”(糟蹋)了。所以这个距离是一定要保持的。地头放着盛烟浆的铁桶,手上挂着的小铁桶满了,就倒进这个桶里。因为大烟浆见到空气就变色,所以,这个桶里盛着的是已变成黑褐色的、稠糊糊的烟浆。中午和晚上一天两次由团部的警卫排持枪开车取走。

刚开始割时,手怎么也不听使唤,拿着小刀不是扎深了就是划浅了,由于太较劲,有时还把烟桃揪了下来,没过一会儿手腕就又酸又胀。再看看袁班长,手腕轻轻一转,大烟桃上就留下一圈划痕,不一会儿,乳白色的浆汁就顺着那道划痕渗了出来。大家围在袁班长周围,他边做着示范边纠正我们,逐渐大家掌握了要领,手腕也越来越灵活了,每个烟桃都能被割上十来刀到后来,我们还能够在椭圆形的烟桃上划出两头对接的圆弧呢!

过了这一关,还要过“闻味”关。大烟浆有一股说不出的难闻气味,熏得人头疼、恶心,吃不下饭,整天昏昏沉沉。回到宿舍,似乎鼻子里还留有那股气味,使劲擤也赶不走。时间长了,不知是嗅觉麻痹了还是习惯了,再到大烟地里什么也闻不到了。

转眼间30多年过去了,每当想起这些往事,就好像发生在昨天。上山下乡改变了我的命运,给我的人生留下了遗憾,但它也让我有了那么多值得回忆的经历,这些经历是不是也很难得呢?

 

                         12连知青  王秀英

 

  评论这张
 
阅读(260)| 评论(1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