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19团吴津生的博客

黑龙江生产建设兵团三师十九团

 
 
 

日志

 
 

忆 冯广深  

2014-09-24 21:31:16|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冯广深

殷太基

近日看了《五九七往事》上刊载的王大胜撰写的《祭 冯广深》,感叹良久。想起小冯,不禁勾起我对他深深的思念和歉疚。

四十年前,我和小冯相识。那时我是四营(长林岛)物资采购员,长住团部招待所,他在招待所食堂当炊事员。日久天长,彼此熟识,相处融洽。

小冯长得很有特点:圆圆的脑袋,过早谢顶,近乎光头;有点儿肿眼泡儿,眼神透着善良;肚子发福,一副佛像。

他人缘出奇的好,认识他,来招待所看他、找他的人很多。他在知青中年龄不小,长相也不显年青,可大家都爱叫他“小冯”。因上学时跳水拍破耳膜,一侧耳朵丧失听力,另一侧听力也受影响,故有人半玩笑半亲昵地呼他“冯聋子”,他听了不急也不恼,只是憨笑相对。

小冯为人厚道、实在与热心,谁来找他他都热心接待。他给客人盛饭、打菜,量总比其他炊事员给得多,客人都愿意排他打饭的窗口。他聪敏、好学、肯干,潜心钻研业务,厨技日长。

一年冬天,我和小冯还有一名杭州女知青一道回家探亲。小冯自己携带两个大手提包,还帮女战友拿行李,肩扛手提。火车凌晨抵京,天色尚黑,女知青换车还要等多半天,小冯就把她接到自家休息,后又送她上车站。这样的事,对他来说再平常不过。

返城后,我们继续保持联系。我家住在广渠门安化楼,小冯工作单位东风无线电厂在我家马路斜对面。他在食堂工作,时有闲暇。我上厂子看他,他来我家串门,既方便又频繁。我家人都很喜欢他,我也常去大江胡同他家看望大伯。

我曾两次有求于他,他都热心地帮了我。

第一次是我弟弟结婚。那个年代讲究的是在家办婚宴。我找了小冯,他欣然应允。办事前两天,他给我拉了购物清单,我按图索骥备好各种食材佐料。婚宴前一天,小冯就忙着切肉、煎鱼、炸丸子、择菜,忙活一整天。婚庆当天他又早早来操办婚宴。那天亲戚来了二十多人,摆了两大桌。小冯做了16个菜,荤素搭配,色香味美。时至今日还记得有“水晶肘子”、“素仿肉”、“拔丝山药”、“干烧鱼”、“樱桃肉”等,亲戚们一饱口福。我的一位长辈连声说:“快把大师傅请来,我要敬他酒。”小冯的手艺为我家的婚宴挣足了面子。

1987年,我40岁。快到生日时,单位要好的十来个同事张罗着要给我庆生,我再次麻烦小冯帮我举办家宴招待同事们。大伙儿品尝了小冯精心料理的佳肴,是赞不绝口,向我打听厨师来自哪家大饭店。我同事中有两个高干子弟,世面见得多,口味也颇高,饭后亦点头挑指夸赞“厨师手艺真棒!”时过多年,同事们还津津乐道那顿美餐。它为我40岁生日增光添彩,让我记忆犹新。

小冯劳心费力帮我忙,我总想表示谢意。每当我送他礼物,他都坚拒不收。推让之余,他撂下句“咱俩谁跟谁?!”让我无语,更让我感动。

1990年,我搬家了,从南城迁至北城,工作单位也从邻近永定门调到西单民族宫附近。自此,我俩的联系犹如断了线的风筝。这不赖小冯,怨我。路程远点儿,工作忙点儿,时间紧点儿,都不能成为理由,重要的是我心不够真、意不够诚。是我淡忘了小冯。

两年前,一种感觉让我想到小冯,进而产生了寻他、见他的急迫与冲动。经多方打听,得到竟是他已经走了的消息,我追悔莫及。那几天,我仿佛丢了魂儿。最初,只要一合眼,小冯那可亲的面容就闪现在眼前,那熟悉的声音就响在耳旁。之后,我索性刻意地调动大脑细胞,开足记忆功能,努力回忆和小冯相识、相交的细枝末节。我用回忆寻找当年的小冯,想让时光倒流;用回忆美好来愉悦精神;用回忆遗憾来痛楚自责。我多少次在心中呼喊:小冯,我的好兄弟,真的好想你!

  评论这张
 
阅读(161)|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